樊fan_h

〔归去来兮〕执离短篇

喜欢的结局之一

两袖无常:

     
     慕容黎最终还是决定离开了,离开了瑶光,远离了战乱,远离了世俗和纷扰。
    
     在经历了这么久的人情世故后,当执明——这唯一一个以真心待他的人也不再信任他后,他突然发现,名声,权利,地位这些东西,世人总是为其倾其所有,不惜争得头破血流,但却极少有人悟到:这些东西只不过可图其一时之快,生带不来,死带不走。就算他为了瑶光而做了那天下共主,又何尝不是寂寞的?那些他逝去的亲人,难道就能回来了吗?无非是更寂寞罢了。


     而对于执明,既然他那么想要这天下,自己不妨,就将这天下拱手相让罢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位于群峰之上,云雾遮掩,便参不透,登上高位后,便只剩下无边寂寞。


     无论如何,即使误会解除,但他们也回不到从前了。正如执明所说:他们,都是君王了。与其两人互相折磨,倒不如让他直接遂了执明的愿,让他做这天下共主罢了。希望他,可以成为一代明君,传于后人称颂。执明既已认定他是无情无义,满心算计之人,那他,无话可说。


     换上了一如当初的兰台令官服,手执着箫,隐入了当初的那个地方。此地仍如当时一般,炊烟袅袅,人烟稀少,少有人来往,屋子的四面环山绕水,又被几里外的山林围住,十分幽静。他想,最好,执明能做好他的皇帝,与他再不相见,让他就这样平凡又清闲的过完一辈子。


     独居了几天,越发觉得惬意,世人都道做君王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又可知其中的不易与煎熬。事实上是,往往君王,还不如山野猎户来的自在,坐拥山水美景,而不用面对那些明争暗斗,尔虞我诈。
    
     这天,慕容黎吃烦了清淡为主的膳食,便打算自己去钓只鱼来煮着吃。只是钓上来的那一刻,却少了双手,来帮自己将其拉上来。他不由忆起了当初和执明一起钓鱼的情形及往日的相处。心中无限感慨。想起自己当时听到瑶光国事后误手刺了执明一剑,又颇感好笑。自己当时,竟还是放不下瑶光国事至此吗?


     花开花落,年复一年。不知不觉间竟已过了三年。
    
     执明一日不曾松懈地批着奏折,有时累极了总会想起记忆中不曾消逝的那个人,他身着一身红衣,总是从不抱怨的替他批着奏折。现在想来,那人竟从未害过他,而与他相处的那三年间,己国国力反而在不断增长……这,都是他的功劳吗?还有,当初,以瑶光之国力,分明是可以战胜天权的,但他却毅然决然的将这天下拱手相让,这,又是为何?越想心情便越是复杂,每当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思念之情时,他便越将一心投入到奏折中,唯有如此,才能没有想那人的时间。而今,随着时间的逝去,思念之情愈切,他便愈是控制不住自己。脑中不断涌入过往种种,想念那人清丽脱俗的面孔,想念那人身上的淡淡羽琼花香,想念那人的一切。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到他的阿黎了。


     来到熟悉的地方后,进了熟悉的屋子,看到慕容黎正趴在桌案上睡觉,手下压着一张熟悉的画像,尽管已有些年月了,但却崭新如初,说明收藏这画的人,定是视其如珍宝。画上那人,一身红衣,相貌极佳,绝代风华,双目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上的奏折,只是旁边却不知何时,被何人添上去一个人,那人一身紫衣,靠着身旁人而坐,嘴角上扬着,同那人一同看着奏折。


     岁月静好。

评论

热度(36)

  1. 樊fan_h两袖无常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的结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