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fan_h

《云归处》执离文

对人物的心理刻画很细腻。是我喜欢的人设。情深未弃,白首不离。

癸巳年初一大雪:

起意源于B站 @念小怿 的《云归处》
仙女视频剪得超级好!
注:都是狐妖刺客梗,但是视频的故事和文的剧情在关键部分 都 不 相 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698764/
云归处:关山难越,忘忧可归?
         这是一个借尸还魂梗里伪·狐妖刺客慕容的故事

云归处:关山难越,忘忧可归?

慕容离

川外传来一阵阵不太好闻的味道。最近是雨天,潮湿的天气最不适合养伤了。腿上的伤口受最近连绵雨天的影响更疼了。
洞里的布置还是很好的。我嗅着隐约的外面穿来的那股雨水落在焦木上的味道,很是难闻,还好这洞曲曲折折,已经闻着不是很明显。
无聊的扫了扫火红的尾巴。我继续盯着山洞里面的壁画,那壁画都斑斑驳驳,
还不如我好看。

我是一只狐狸,一只后腿现在带着重伤的狐狸。
然而!带伤不能阻碍我的美貌!脑子不好也不能!
关关说过,人漂亮总要有点缺陷或付出些先后天的代价。“你看你那尾巴!见过通体雪白尾巴尖却染红如莲花的小狐狸么?找遍这世间也没第二条啊!”她正色道。
每次夸我的外形时,关关都说得十分认真坚定,那时她难得有好脸色。其余时间,只要话题从我的外貌转移到其他的部分,比如脑子,她就变了脸,表情带着微妙的嫌弃……
“也没办法,长得好看已经很难了。”关关垂着眼,那淡漠的山间老鬼侧对着我看地。
“雷劈坏了脑子谁又有办法呢?”关关总是这样说。
其实我很想反驳。我是失忆,不是白痴。
但是失忆和白痴又有多大区别呢?
我回忆不起来被雷劈之前的事情,于是多多少少也就没有什么常识,不记得同族的妖怪,没有感情价值也没有利用价值,当时因为腿伤还差点被狐族因为无用扔出昱昭山。
亏得有老鬼关关。
关关是我被雷劈后唯一认识的人。我现在的记忆里,自睁眼后,伴着浑身重伤的剧痛,我看到的第一张脸就是关关的。

我到现在都是个狐狸样。关关是人样,但她不是狐狸,她是个鬼。
她把我带回狐族,我后腿带着伤。最初又因为失忆记不来狐族的人,差点被扔掉。关关又一次把我从外面捡回来,然后来到了山洞里,狐族冷情,没狐来看过我。一直都是关关在负责我的伤药治疗和起居衣食。
……
我养伤养了许久,也没能耐变成人样。扭过头,我舔了舔火红的尾巴尖,那白茸茸的尾巴上,红色从尾巴尖蔓延开,就像火色燃染出一朵曼珠沙华一样漂亮。我每次扭头看着这尾巴,都十分满意,也稍稍明白了为什么关关只有在夸我尾巴的时候语气才会好听。
说回来,今天怎么还没带饭回来?
我扫了扫尾巴,远远的看着洞口晦暗的天色。阴天真的不好,雨停了也止不住一连几天来那焦木的味道,沾了雨水就更难闻了。
沾了雨水和焦木味道的食物也就更不好吃……
“我回来了。”忽然一个冷冰冰硬邦邦的声音砸在身后。
妈的!关关这老鬼!说话还语调是那么难听!冷冷的吓狐一跳!
╯━╰
……

老鬼关关带回来一个消息。她说,是好消息。
难得的,这黑衣鬼脸上带了些感兴趣的表情,整个人眉眼都比往日精神了不少。“有个好事说给你,是个机会。”
她没有带食盒,中午的午饭估计是没着落了。
我懒懒的扭头,尾巴扫了扫后腿。懒懒的,并不想说话。
关关揪了一把我的尾巴尖,我回头,看见她神情难得的严肃。“天权的执明王烧了林子,你知道吧?”
“知道啊。”我默默很怂地收回尾巴。“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一只坏了腿的狐狸,做不了什么英雄的。”我低头。
外面的林子被天权的执明王冲冠一怒为蓝颜的烧了。
确切的说……不是烧了。当时的情况是:已经贵为钧天君主的执明王一句话,这昱昭山上的树木就要被砍光。
可是这么大昱昭山,砍光也不是一天两天,那些人上山砍树的第一天下午就下了大雨,半夜一个惊雷就着了火。那执明王本来就是有气撒在林子上,火也不救,这火自燃自灭,等火光尽了,林子都带着股被雨火虐过的焦味。难闻!
最近林子里的妖怪怒气值都很满,毕竟这山上是大家的老家,除了像关关那样的老鬼。任哪个精怪不需要个老窝呢?窝被烧了,还到处都是上山的官兵,谁也不开心的。何况早年钧天乱的时候妖怪里还有一堆下去祸害人间的,现在天下一统了,他执明王今日砍林子搞不好就是立威!下一步再清扫一下世艰时祸乱的妖孽,也做得出。
于是最近林子上的妖怪开始众筹。
众……妖筹谋。
毕竟大家虽然有钱(讲道理,在天权,做妖怪腰包都是比别国妖怪富裕的。),但是扣。尤其是昱昭山的妖怪,自己吃喝玩乐大手大脚,别的却是一分不肯花的。
没出息!
覆巢之下无完卵!眼光能不能放长一点!一个个做妖怪的,活了这么多年!眼睛却只能看着三尺内的享乐!不知远虑!
这一点……也跟天权一样。不愧是天权的妖怪们。。这很天权。

就在我心里狂飙吐槽的时候,忽然感觉老鬼关关拿着墨玉扇子冰冰凉的捅了我的腰一下。
“干嘛?”我回头,故意摇了摇尾巴,还展示了一下伤腿。
然而关关不上当。“你的腿好的差不多了。再过半个月都能下地!”她翻了个白眼,神色又变得不是很在乎的样子。“反正……也不需要这个身子。”
“什么意思?你们不是要众筹一个美人去刺杀执明王么?”我懒懒的晃着头。“我可没什么用,我都化不出人形呢?”
就是了,一只狐狸能干吗?派我去咬死执明么?能有啥用?卧底进了皇宫也不会有什么作为啊。
隔壁狐族内在举行选美大会,娘的,一群人瞬间重点就歪了,最近为了争美差点没打起来,花起容貌钱大手大脚。要我说,重点呢?重点呢!谁还记得目标是刺杀皇帝啊喂!一群没出息又没眼光的,有买皮肤的钱都不如把钱捐出来给关关。关关黑衣,浑身阴冷说话狠,法术高超,标准的杀手!
这空挡,腰上又被冰凉的墨玉扇柄怼了一下,关关看我神游,这次直接一把捞过我揣手臂间就带走了。
“去哪啊!”我蹬了一下腿,妈的,疼。
关关速度超快,转个眼就到了一个陌生的白色洞口前。她忽然解了大衣仍在我身上,我是狐狸一身毛,要大衣干嘛?可是还没等我开口反驳,忽的一阵寒气从里面吹来,吹得我浑身都哆嗦。
我想说我们回去吧,但是不敢。我想说‘妈的腿还没好呢!’但是牙齿又冻得直打架根本说不出话。

这是什么地方啊!
这么冷……
关关眼神冷悠悠的看着洞口,那只老鬼的眼睛黑的像块不反光的墨玉。
“那边狐族没出息的在选美。”
“我……我知道。”
“我想,干脆你去。最后选出来一定是你。”
“啥?!”我吓得说话都利索了。
“我是狐狸里最好看的我咋不知道?”
她瞥了我一眼。“我没说你是最好看的狐狸。”
老鬼回过头,继续用哪种我说不出来感觉的眼神看着洞口。也不知道那洞里有什么。
“那些狐妖谁都不可能比过你。”她微微敛了眸,嘴角的弧度忽然变得有些诡异,很微妙,很浅的弧度,藏着一点点比狐狸更深的狡黠。“因为你会是‘最好看的人’。”
“可我还伤着呢,容易失败。”
我十分懒,十分不想去。刺客这活不吉利,从来都是有去无回的!但我害怕关关。
“你的伤不要紧,我不用你这个身子,你换个躯壳去。”
“可是……”
“没有可是!”
“你不是说我脑子不好么!”
关关猛地一回头,那眼神吓得我哆嗦。她看着我,眼里像是有凛冽萧杀的千刀万仞。“这是难得的机会!我等不了那么久了,你一定要去!”
关关就这么想杀执明王!
为什么啊?
她的窝也没被烧啊!哪来这么大仇?
我低下头,一对尖尖的白耳朵耸了耸。“那?狐族那边呢。选了好久,他们选出来的……”比我成功率高多了,况且我还懒。
但是关关打断了我。她出奇的自信!神色里带着一种让人看了很不舒服的得意,或者?她眼神里更像是一种希冀。虽然我还看不懂那是为什么。
像是期待什么发生,有一半希望的美好,但是又好像带着些许恶毒。
“狐族的那点姿色、”她不屑的轻哼了一声。“那些怎么能和慕容——怎么能和你比。”
“难说啊,狐族好多人为了选美的名次把老本都拿去买皮肤了。等等……你刚刚,是叫了我么?”我抬头从大衣底下钻出来歪头仰望着她。
慕容。
慕容是哪个?
关关个子高高的,她站着,一双比冰还寒的眼睛从高天惨白的背景色里垂下来看我,眸色黑的看不透看不清。
“我,我在叫你。阿离。”她的声音从高处向下传来,冷的缥缈,吹在风里,却又沉浑落地。
那声音让人心生不安的有些微妙的讨厌。仿佛从轮回里传来。

评论

热度(35)

  1. 樊fan_h阿青 转载了此文字
    对人物的心理刻画很细腻。是我喜欢的人设。情深未弃,白首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