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fan_h

心理医生与精神病院花

前世今生

代表的小猪:

(表示不是只有根妹是院花,还有一元。。。然而这篇和肖根毫无关联。)


 


“你好。”


“你好。”


对面的这个年轻女孩,长的十分漂亮,栗色的短发,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眼神和一般的精神病人完全不同。


被院里的工作人员称之为院花,被孙玛丽调侃为镇院之宝,看来是个讨人喜欢的人物。


翻开她的资料,我开门见山的问:“徐伊景女士?这个名字应该不是你的真名吧。”


她抿嘴一笑,扫了一眼我的胸牌。“李医生如果觉的真名的定义是出生时父母给予的那个名字的话,那我的名字的确不是真名。”


我:“资料上显示,你上高中时就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徐伊景,那你改成这个名字的原因是什么呢?”


她:“你的资料上不是应该有写嘛,不过医生你要是想听我亲口说一遍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


我将背挺的笔直,手抱在胸前:“这是流程,请你配合。”


她:“好吧,不过医生你这么严肃,弄的我很慌,笑一笑嘛。”


我勉强挤了个笑容,配合一下她。


她:“你笑起来很漂亮。我改成这个名字的原因是从高中起我就总是会梦见一个人,而这个人的名字就叫徐伊景。”


我:“在梦里,徐伊景是你什么人?”


她:“她是我的爱人。”


我:“徐伊景不太像是男性的名字。”


她:“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很厉害的女人,是我的光。”


我:“在梦里你们都做什么呢?”


她害羞的低下了头:“什么都做。”


我的脸也有点发烧:“你的想象力很丰富,可那毕竟只是一个梦,是你的大脑虚构出来的角色。”


她:“不是这样的,徐伊景不是虚构出来的,她真实的存在过。”


我:“抱歉,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她:“李医生,你相信有前世吗?”


我:“我学习的是心理学。”


她:“我相信!”


我:“你的意思是徐伊景这个人不是你虚构的,而是你前世的记忆?”


她:“对,你很聪明,徐伊景就是我上辈子的爱人。”


我笑了笑并摇了摇头。


她生气了:“你们这些医生都一样,我知道你是孙玛丽找来的,才见你的,如果你相信,下次我们还可以继续谈,如果你不相信,那么,请不要再来见我了。”


接着,她对我下了逐客令。


我走出了会客室,这里是一家专门为有钱人服务的高级疗养院,名为疗养院,实则是精神病院。里面住的大多是精神有问题的富一代和富二代。而这家疗养院也是我家的产业。


我的职业是一名心理医生,兼职炒股。我有一家自己的心理诊所。我见过很多有心理疾病的人,这次之所以会对这个病例感兴趣,不仅是因为朋友孙玛丽的拜托,更是因为这个病人在某一方面和我有着相似的经历。


我的名字叫做李世真,但这个名字也不是父母给予我的名字,五年前,我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李世真。


因为从小时候开始,我就经常会在夜里呼唤着李世真的名字醒来,可我却不知道叫这个名字的人是谁,长什么样子,究竟和我有怎样的关系。


几天后,我再次去见了这个病人。


我:“很高兴又见面了。”


她:“很高兴你相信我。”


我:“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她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嗯,从哪里说起呢?”


我:“说说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吧。”


她:“那是在一个商业酒会上,因为我要假扮别人的女朋友,所以我穿着一条借来的红色连衣裙。上辈子的我在认识她之前是很穷的。当时她身披一件黄色西服,内搭黑色连衣裙,漂亮高雅,全场最耀眼的就是她了。因为我的红裙,她注意到了我。她对我一见钟情,哈哈,不仅帮我在拍卖上大赚了一笔,还给了我她的名片,准备追我,哈哈,其实不是了,是希望我能帮她做事。”


她回忆的时候笑的很美,我的心跳甚至都加快了一些。


她:“不过我当时拒绝了她,理由很可笑,是为了自己的原则。上辈子的我可真傻。”


我:“然后呢,你们下次又是怎样见面的呢?”


她:“几天以后,因为实在是缺钱,我就去画廊找她,想为她做事赚点钱。她看出我急需用钱,于是给了高于我提出的薪水,从那时候起,我就喜欢上她了。”


我:“既然你这么相信世界上有这个人的存在,那为何不将她的模样画下来,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你放在网络上,不是很快就能找到吗?”


问完这句话后,她沉默了,她看着我,我和她对视,就在那瞬间,我被她的眼神给电到了。


她:“她的样子在梦里很模糊,我记不起来她的脸,我只能确定的是,她有着和你一样的长发和身材。”


我收了收自己的心神,她只是有些过分妄想,还不属于精神疾病。


我:“你只是想象力太丰富,你会做这些梦是因为你的大脑皮层很活跃,你小时候是不是看过类似于这种的小说?或者是你把对偶像的喜爱转移到了。。。”


她猛地站了起来,显得很不耐烦,打断了我的话。“你还是不相信我。”


我:“你的朋友孙玛丽让我来帮助你,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需要,你可以来我的心理诊所。”


她:“我不需要。”


我:“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


她:“我不会离开这里。”


我:“你没有病,只需要多运动,多交些朋友,培养些爱好,让你自己的生活变的充实,脑子就不会乱想了。”


她:“我本来就没病,你以为这个破疗养院能困住我吗?我不出去是因为我不想出去,我要在这里等她!”


我:“在这里等她?徐伊景?”


她:“对。”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等她。”


她:“我有一次梦见了这里,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可是我梦里的这里和现实中的一模一样,你说,这是不是冥冥中有人在指引我。”


我:“也许只是巧合。”


我终于明白,孙玛丽找我的原因,这个看似简单的病例,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她不仅妄想,还很偏执。


她:“你可以走了。”


她再次下了逐客令。


离开会客室,我给孙玛丽打了电话。


“玛丽,你把徐伊景的病例资料都给我拿来,记住,全部。”


孙玛丽:“姐姐,我就说吧,这个病人你会感兴趣的。”


我:“包括她家人的笔录。”


孙玛丽:“没问题,姐姐,她是我的同学,你可一定要治好她呀。”


研究资料到半夜,我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这晚,我也做梦了,我梦见自己身披黄色西装,穿一条黑色连衣裙,手拿红酒杯。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漂亮女孩出现在我的眼前,她很耀眼,也让我心动。当我走近她,看清楚她的脸时,我很惊讶,竟然是她,那个待在精神病院不愿出来的女孩。


几天后,我又去了疗养院。


这次我没有去会客室,护士将我直接带到了她的病房。


我家疗养院的病房环境很好,都是总统套房级别的,房间里什么都有,我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她从浴室出来,穿着浴衣,短发湿湿的搭在头顶,看起来很性感。


她:“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我:“我以为你不会见我。”


她:“你要喝冰的还是热的。”她扬了扬手上的速溶咖啡。


我:“你先把你的头发吹干吧。”


过了一会,她吹完头发,并将热咖啡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沙发的另一端,背靠在扶手上,面对着我。“很想念蓝瓶冰咖啡,可惜没有。”


我:“你可以出去买。”


她:“保安不准出去。”


我:“你懂我的意思。”


她:“除非等到她,否则我绝不离开这里半步。”


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梦见徐伊景的?”


她:“十五岁的时候,我出了车祸,昏迷时,就一直做一些断断续续的梦,从那以后,就经常会梦见她。”


我:“昨晚梦到她了吗?”


她:“我昨晚梦到你了。”


我看着她的眼睛,想起梦里身穿红裙的她,恍惚间,有种时光交错的错觉。


我:“我们聊聊别的吧。”


她:“你是医生我是患者,我们还能聊什么?天气?兴趣?购物?”


这句话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呢?我一时失神。


她:“你生气了吗?抱歉,这是徐伊景曾对我说过的话,我一时想到了,就说了。”


我:“我不懂,也不懂你这个人了。”我的脑子里忽然冒出来这句话。


她的身子猛的前倾,眼睛睁的更大了。“你说什么?”


我也觉的这句话很不合适,只好顺着这句话解释。“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病人。”


然后,我看到她的脸红了,很可爱。


我:“孙玛丽是你的同学?”


她:“我们是大学同学,你是怎么认识她的呢?”


我:“她的男朋友卓是我的助理。”


她:“你的员工很多吗?”


我:“只有三个,金医生,赵医生和卓。”


她:“和代表一样。”


我:“代表是徐伊景吗?”


她点了点头。


我们最终还是把话题绕回到了徐伊景那里。


经过这一次的接触,我完全可以排除她有精神上的疾病,而且,留在精神病院,是她自己的选择,我本可以不再管她,但是,我却萌生了想要帮助她的念头。


再一次来到精神病院,我在花园里找到了她,她正坐在秋千上。


我坐在她的旁边,从袋子里拿出了一杯咖啡给她。


她:“Blue Bottle,谢谢。”


我:“抱歉,冰块化了。”


她:“今天我们没有预约,你是来看别的病人吗?”


我坐在旁边的秋千上:“在这里,我只有你一个病人。”


她的笑容像是要裂开了。“你想我了吗?”


我的确是因为想她了才来的,但是我不会告诉她。“我想你应该先喝掉咖啡。”


她的嘴咬着吸管,呆呆的看着我,我一笑,她也跟着笑了。


这么可爱的人,我忽然很想亲她一下。


她:“你的名字就叫做李世真吗?”


我:“这个名字也不是父母给的,是我大学毕业后自己改的。”


她:“那这个名字对你来说应该有不一样的意义。”


我:“很小的时候,我没事就会在纸上写字,别人乱写的时候,都会写自己的名字,而我却总是会写下这个名字,有时候晚上睡觉也会喊着这个名字醒来。”


她:“你身边有叫做李世真的人吗?”


我:“没有,直到现在,我也没有遇到一个叫做李世真的人。”


她:“原来你是一个有病的心理医生。”


我:“所以我才学习了心理学,成为了心理医生。”


她:“我昨天又梦见徐伊景了,我梦见我为了阻止她干坏事,差点开车撞了她。”


我:“你的梦是连贯的,还是只是一些碎片?”


她:“不是连贯的,时间也不对,大一的时候,我梦见我和徐伊景变老了,我们一起牵着手散步,大四的时候,我梦见我和徐伊景结婚了,我穿着洁白的婚纱,然后她吻了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子里竟然闪过了这样的画面,我和她穿着婚纱,然后我吻了她。


她:“你的脸红了。”


我:“今天很热。”


我:“你还是记不起来她的脸吗?”


她:“没有。你说徐伊景她真的会找到我吗?”


我:“会的。”


她:“你把名字改成李世真是希望那个叫李世真的人有一天可以找到你吗?”


我点了点头。


她:“我也是。”


晚上回到家,我躺在浴缸里,心里想的都是她,穿红裙的她,穿白纱的她,咬吸管的她。


闭上眼睛,我梦见自己手里拿着一元日币,将硬币交给她时,她心满意足的笑了,笑的很开心。我对她说:“这是比我生命还重要的东西,现在无利息借给你。”


醒来后,我穿好衣服,在书柜抽屉的最底层,找到了一枚一模一样的一元日币。那还是大学时去日本旅游时留下的。


第二天一早,我接到了她打来的电话,她的情绪不太好,我赶快开着车去了疗养院。


来到了她的房间,她正站在窗边,她的眼睛很红,应该是刚刚哭过。


我:“你怎么了?”


她:“我昨晚梦见徐伊景离开了我。”


我不太会安慰人,只好将一只手放在她的肩上。


她:“你可以抱一下我吗?”


我:“嗯。”然后我将她抱在怀里。


见她的情绪平复下来,我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我:“可以告诉我你梦见了什么吗?”


她:“徐伊景生病了,她握着我的手,我陪着她,虽然我们都已经很老了,虽然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但是我还是很伤心,徐伊景离开的时候,我哭了很久,醒来后眼泪也止不住。然后,我想到了你。”


我:“不要难过了。”我还真是不会安慰人。


她:“一辈子真短,我们为什么要分开呢。”


听到这句话,我竟然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那一元硬币,放在了她的手上。“你梦见过这个吗?”


她拿在手上仔细的看着,然后摇了摇头。


我有些失望,但是我还是想要将硬币送给她。“这是我很重要的东西,现在送给你。”


我看到她笑了,笑的和梦里的她一模一样。


她抬头看我,“如果你是徐伊景就好了。”


心怦怦的跳着,我慢慢的靠近她,然后吻了她。


她回应了我,我仿佛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喊着她的名字,“世真呐,世真,李世真。”


原来,她就是李世真,我找到她了。


我坐在我的办公室里,正看着一位病人的资料,金医生匆忙的走了进来,“有一位叫徐伊景的女士找你,我看了一下,她并没有预约。”


我:“你带她进来吧。”


徐伊景,不,是李世真走了进来,她穿了一条红色的贴身长裙,用她灼热的眼光看着我。


我:“什么时候出来的?也不通知我一声。”


她扬了扬手中的名片,“我来找李医生,哦不,应该是徐医生。”


我:“徐医生?”


她:“我昨晚梦见了徐伊景,在一间很暗的屋子里,她给了我一枚硬币,她抬头的那瞬间,我看清楚了她的脸,我记起她的样子了。”


她靠近了我,“你就是我一直等的人,你就是徐伊景,我的代表。”


原来我就是徐伊景,在这一世,我和李世真都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却各自用不同的方式记住了对方的名字。


我们找到了对方。


我握住了她的手,“世真呐,看来我们又要改名字了。”


她眨了眨眼睛:“是的,代表nim。”


 


The End



评论

热度(101)

  1. 樊fan_h代表的小猪 转载了此文字
    前世今生
  2. dm李子代表的小猪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这种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