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fan_h

Xylophone(一)【肖根】

连载中,有创意的故事

洛阿哲:

- CP:肖根/根肖


- 人物OOC预警。


- 设定:现代AU,背景纽约。


(非正剧设定,年龄,关系有修改。不建议带入正剧内。)


----




- Chapter 1


 


“天哪!有个孩子掉下去了!”


 


戴着鸭舌帽的小个子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又倒回去,丢掉鸭舌帽脱下帽衫外套跳入水中救起那个不慎入水的孩子。小个子把小孩放在岸边,做了人工呼吸,确认对方把喝进去的水吐干净后拿起鸭舌帽戴上走进人群,然后消失不见。


 


孩子的父母在小个子走进人群后的几分钟立刻就赶到,带着孩子去医院做全套检查才安心下来。那次之后Samantha Groves不管去到哪里都由她的Uncle John跟着。Samantha总是对Uncle John抱怨自己的父亲的过度保护。


 


往往这时候Uncle John总会蹲下与Samantha平视然后说道:“Finch在乎妳。”


 


在纽约街头有一家奇怪的乐器行,名叫威士忌乐行。按照店里伙计的说法,乐行老板行踪捉摸不定,他17岁就在这里当伙计,到现在25岁,见到老板的次数一个手掌就数的过来。谈及老板手艺的时候,伙计总会十分自豪的说:“不是我夸大其词。找我们老板做乐器的音乐家,可以从纽约街头排到街尾。”


 


20岁的Samantha成为音乐界的新星。过早成名的Samantha让Finch头疼,这让他不得不安排保镖时刻保护自己的女儿,但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Samantha不知道从哪里学到反追踪技巧,经常丢下她的保镖自己去玩。但每次都会被UncleJohn逮住然后拎回家。


 


Grace总会在Finch准备说教的时候把Finch支走或者带着女儿出去饭后散步。Samantha十分喜欢和自己的母亲在一起,她的母亲是画家也是她歌曲创作的来源。Finch是唐希尔公司的总裁,做的是技术活,Samantha也因此学习到父亲的一些特殊技巧,这增添她平时的乐趣。


 


“我听说纽约街头有一家特殊的乐行,妳有兴趣吗?”Grace捏了捏Samantha的手说道。


 


Samantha愣了下,她想起前不久她的经纪人Zoe Morgan说她该有一个自己的乐器。Samantha点了点头,Grace笑着说道:“不如就明天吧。Harold有会议需要去一趟华盛顿,大约三天。我们母女两可以度过女孩时间。”


 


“太好了!终于可以暂时摆脱父亲的保护了。”Samantha俏皮的眨了下眼。Grace知道Finch平时对Samantha保护的太紧,一点私人时间都没有,她不责怪Samantha这样的小抱怨。


 


Grace联系了乐行的老板,对方表示店里的伙计会接待她们。第二天Samantha来到乐行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她小心翼翼的触碰每一件乐器,她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东西。仿佛每一个乐器,都有自己的故事。




“你手中的小提琴,它的主人曾经是一位伯爵,他为了自由放弃自己的一切去寻找真爱。他一路流浪,一路创作,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一位农家女孩,他停止了流浪。他定居下来创建一个美好的家庭。”




Samantha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回头看到一个穿着衬衫戴着鸭舌帽的小个子站在不远处。她听到站在自己旁边的伙计说道:“老板,妳怎么来了?”


 


Grace与对方友好的拥抱一下然后说道:“这是我女儿,Samantha Groves。”


 


对方没有回答Grace,只是点了下头。Samantha看到她从自己身后的木架拿下一把木琴然后交给她,她听到对方说:“演奏一曲。”


 


Samantha有点为难的看着Grace,Grace投以一个安慰的笑容。Samantha放下自己手中的小提琴,接过小个子的木琴然后开始演奏。乐行传出的琴声让经过的路人停下脚步去聆听这悦耳的琴声,小个子坐在沙发上放松的靠在椅背看着演奏的Samantha。一曲结束,伙计看着自家老板又看了看这位美丽的女士,他听到自家老板说:“送妳。”


 


“老板?这…这已经被预定了。”伙计左右为难,预定这琴的是一位老音乐家,对方在下个月有一场巡演,他的老板突然说这话让他觉得快世界末日了。


 


Samantha听了伙计的话有点无措,最后她小心翼翼的把木琴放回原位。Grace喊道:“Sam?”


 


“无所谓。我会给那位老先生一把新的琴。”Sam耸了耸肩,这话让伙计觉得自家老板是疯了,也可能是被美色误导。


 


Sam在这尴尬的沉默气氛中拿下琴,放进琴盒包装好后递给Grace。伙计送走这两位客人后不满道:“老板!”


 


“闭嘴吧,Tao。我不会让你上新闻的。”Sam说完就往楼上走。


 


Tao只能暗自祈祷自己或者自家老板真的不会上新闻。半个月后那位预定木琴的老音乐家如约到来,Tao看着自家老板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把木琴递给对方,对方演奏一曲后十分满意,双方达成愉快的交易。


 


Tao觉得自家老板太神奇了,半个月就制作出一把与那把赠予Samantha Groves一模一样的木琴,奏乐甚至比先前那把还要悦耳。Sam把门票扔给Tao说道:“去吧。休息一个月,我需要去一趟外地。任何人找我就说不在。”


 


Tao在这工作八年,了解Sam的特性,最开始的不理解到现在知道该怎么做。Sam的营业时间不同其他,她想休息就休息,但客人永远都不会断甚至听到Sam不在会表达出一种可惜。仿佛Sam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


 


Sam简单收拾行李,她在目的地附近的酒店定了一套房。然后如约出现在Samantha的音乐会,但她没有出现在对方面前。她躲在暗处听完演奏,她感觉到身后有人接近自己,手伸进风衣摸在自己的手枪上。


 


“Shaw。”是熟人的声音。


 


“John。”Shaw低声道。


 


“好久不见。”John看着舞台中央的Samantha道。Shaw点头没有说话,John看了一眼对方然后视线回到前方。


 


Sameen Shaw,Sam。只有熟人才知道Shaw的全名。普通人只知道Sam,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甚至姓氏都不知道。包括给她打工八年的Tao也只知道自家老板叫Sam。


 


“谢谢妳送Samantha的琴。”John的声音很轻,Shaw说道:“她值得。”


 


Samantha Groves值得拥有那把木琴。Shaw在第一次听Samantha的演奏就知道Samantha值得,她的耳朵很灵敏,听过一次演奏就知道对方适合什么乐器,什么能让对方的音乐事业更上一层楼。演奏结束,全场的掌声让Shaw露出一丝笑容,但就只有那么几秒。


 


John低头看了下表,他整理一下自己的西装道:“再见。”


 


Shaw混在人群中,压低自己的鸭舌帽离开了会场。在门口,她与Samantha擦肩而过。原本正在和记者说话的Samantha,看到那抹身影立刻追了上去,但她抓住的却是另外一个人。她低声道歉,然后往回走重新和记者对话。


 


Shaw躲在墙后,直到Samantha上了车,看着对方的车开走才走出来隐于人群。车上Samantha看着窗外,她的心思全在那个黑色身影。Samantha记得,童年救了自己的人,也戴着鸭舌帽。不知道为什么,她把她童年的王子自动和琴行老板Sam联系在一起。或许是因为那顶鸭舌帽。


 


第二天Shaw看到报纸上的Samantha,记者赞美这位年轻美丽的女士。对这位年轻的音乐家表达自己的见解,刊登其他音乐家对Samantha的评价。很显然,Samantha是音乐界的宠儿。Shaw并不在意Samantha有什么成就,她只是想看自己的乐器登上报纸。


 


在纽约街头有一家奇怪的乐器行,名叫威士忌乐行。它的主人叫Sameen Shaw。Shaw很年轻,但手艺极好。许多音乐家提到那家琴行都会赞不绝口,甚至有人说:“Sam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巧木匠。如果你能让她满意,她会带你上二楼看她的其他作品。Sam是全纽约最好的。没有人会比Sam更懂木制品,家具,乐器,饰品,只要是木头作为原料,Sam都可以将它变为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乐器或者小玩意。”


 


让人更惊奇的是,Shaw的工作效率很高,只要给出一个时限,在时限内她绝对会完成作品并且让客户满意。但是见到Shaw的人很少,95%的人见到的都是她的伙计,Tao。Shaw会把客户需要的东西编号写下交给Tao,然后由Tao完成交易。


 


Samantha Groves是今年Sameen Shaw亲自接待的客人,也是最后一位。除了Samantha Groves这位幸运儿,没有人见过Sameen Shaw。听到的也只有她的名字,Sam。


 


--- TBC


 



评论

热度(51)

  1. Faith洛阿哲 转载了此文字
  2. 樊fan_h洛阿哲 转载了此文字
    连载中,有创意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