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fan_h

Meant to be(一)

Traaaaaaa:

穿越梗。糖。长篇。谢谢 @坚果拼命安利Xena 的脑洞授权。


希望不辜负坚果的脑洞。希望能写出你们喜欢的好故事。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Root,醒醒,别睡。”


迷迷糊糊中有人在拍她的脸。




“Root,别睡。”


……


“Root。”


“Root。”


好吵。




她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低矮的房顶,昏黄的灯光,她躺在一张简陋的床上。


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感受到了浑身散架般的钝痛,右腹一阵感受不到的麻木。




“别动,Root。我在给你输血。”


“Sa…meen…?”




她向声音的方向歪头,Shaw坐在床边的地上。暗红的血液正顺着特工手臂上的真空管流进她的身体。


“别动。”Shaw又重复了一次,昏黄的灯光晃得她嘴唇一片惨白。




然后她仔细看了看Root的脸色,站起来拔掉了针管。




“医生,我在哪?”Root勉强笑了笑。


“如你所见。”Shaw绷紧了一张脸面无表情。


“你怎么来找我了?Harry他…..”


“闭嘴,不知道,别说话。”Shaw不耐烦地打断了她,又检查了一遍女人的右腹,抿成一条线的嘴唇才稍微松动了一点。




“情况有点复杂,你现在得再睡一觉。”她看了一眼Root担心的表情,叹了口气弯下腰来揉了揉她的头发。


“睡吧,有我守着。”




Root很快又睡了过去。


 


几个小时前,自己在枪战的时候把Root赶走,紧接着和Fusco碰面的时候,他说驾驶位的人不见了。




“什么?你说她不见了?”她狠瞪着Fusco。




“你瞪我也没有用啊,所有在场的警察都说他们只是先逮捕了眼镜儿,转过人可可泡芙就不见了。用他们的话说,消失。”




“Lionel,说真的?这时候讲科幻片?”她有点生气了。


“他们说可可泡芙受了重伤,但车外一点血迹都没有,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她没联系你?”




“该死,我要去找她,你和Reese去找Finch。”




看到千疮百孔的废弃汽车的时候,Shaw有点发慌。


她不知道女人受伤严重到什么程度,她甚至不知道女人在哪!




“该死!”她摸了摸座椅上已经开始凝固的血迹,猛捶了一下方向盘,汽车发出了尖锐的鸣笛声。




有一瞬间她觉得她失去了意识。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靠墙坐在一个荒凉的小巷里,刚才他们说不见的女人此刻就躺在她旁边,气息微弱,脸上几乎失去了颜色。




她顾不上多想,条件反射的就打破了一间没人小屋的窗。




这家人的医药箱里工具奇迹般齐全,Root大量失血,但是自己有血输给她。




Root当然捡回了一条命。




Shaw烦躁地打开这家人的冰箱,试图找到一瓶酒或是别的什么,输血让她有点头晕。




冰箱里什么也没有,主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她又烦躁地坐回地上。




夜色越来越沉,随着Root逐渐平稳的呼吸,看着Root的脸慢慢恢复了血色,她终于觉得平静了下来。






半夜Root 醒来,Shaw像一只黑猫,蜷在地上睡着了。




床头上有一杯还温热的牛奶。


她强忍着生理上的恶心喝下了它。


隐约感觉到了Shaw的温度在她体内流窜。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其他的你最好问你那要死的机器。”Shaw 怂了怂肩。




“她一直没有说过话。”




“Shaw,你说难道是我之前跟你讲的’形’成真了?”




“得了吧Root,我知道人是粒子组成的,量子纠缠那一套?你要说薛定谔有两只猫?我早就告诉过你薛定谔就是个虐猫狂人,动物保护协会会抓狂的。”(注)




“亲爱的你是想说我们是命运共同体?”




“不,我想说我有一天一定会杀了你。”Shaw盯着已经不再渗血的纱布,咬牙切齿。




“好吧,有人告诉过你你讲物理的时候很性感吗?”


“没有,以前没人和我谈感情。”




Shaw干脆直接转过了头,Root当然也没有漏掉她耳朵上可疑的颜色。


 


“我们得想办法转移,你的上帝死得也太是时候了吧?”


“Shaw,别忘了我们现在在纠缠。”


“而且从理论上讲,这里不该也有一个上帝吗?”Root朝Shaw抛了一个扭曲的媚眼。




“从理论上讲,一个上帝,稳定模式,那么这边的我就会出现在对面的房顶上一起狙了我们两个。”


“如果有两个上帝。Shaw,有硬币吗?”




“我赌Heads,疯人院耳蜗女。”




Shaw甩了Root 一个白眼,拿起放在旁边的笔记本电脑递给她。


“拿去呆子,偷隔壁牛奶的时候一起偷的。”


“亲爱的你还能再给我一点惊喜吗?”


“还能偷到隔壁的无线网。”


 


噗,Root没忍住笑了出来,突然有点想感谢Decima,她的小炮仗,好像更可爱了?


算了,不能让Shaw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然没好脸色看。


黑客愉快地活动了一下有点僵硬的手指,开始了一场赌博。


 


与上帝之父成为朋友的好处很多,可以编程上帝就是其中之一。




不一会她就进入了设计的后门程序。




“Shaw,我想我们两都中奖了,硬币是立起来的。”Root的声音有点颤抖。




百无聊赖玩着军刀的女人闻声凑过来,只见屏幕上闪烁着一句话


 


“Harold,我以为你还在和Grace环游世界?遇到麻烦了吗?”


-----------




我是好喜欢看学霸斗嘴的分割线


医学院Shaw以前就是个只会吃的学霸啊(Shaw:滚,我还会喝
--------------


注:量子纠缠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测量一个量子的信息就能决定另一个量子的信息,他们处于纠缠态,也就是命运共同体。举个不吉利的例子就是薛定谔有两只猫,一只是死另一只一定是活,是叠加并存状态的。
虫洞是类似纠缠的存在,所以两个学霸是愉快的接受了穿越并且愉快的调起了情(。有更深层次兴趣的伙伴可以直接走维基娘

评论

热度(155)

  1. 樊fan_hTraaaaaa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