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fan_h

甲方乙方

代表的小猪:

起名困难症的我,为了表示还在坑里,所以我又来了~


 一、

在首尔一个居民小区的某个超市内,收银员李世真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间显示九点四十五分,离下班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想到早上出门时姨母告诉她今晚会为她做她最爱的辣炒年糕,她的内心就忍不住的欢呼雀跃。揉了揉因连续站了好几个小时而酸痛的肩膀,扭了扭僵硬的腰肢,开始盘点今天的营业额。

一位客人走了进来,李世真抬头微笑,由于心情大好,她甚至主动跟客人问候了一句:欢迎光临。

这位客人也礼貌性的微微拉扯了下嘴角,然后便走向了货物架。这位漂亮的女性客人吸引了年轻收银员的目光,她高挑的身材,略微卷曲的长发,一身玫红色的高档西服套装,让她干练中透着帅气。这种散发着职业气息的成熟女性,总是会让李世真发自内心的仰慕。

女性客人直奔食品区,拿了几罐牛奶和一盒鸡蛋。

付钱的时候,李世真注意到她的手指修长,指甲很干净,没有涂抹任何的装饰。

要是能和这样的姐姐做朋友就好了,李世真心想。

“你们可以送货吗?”她问。

“可以的,只要这个小区范围内的都可以送的。”

“这箱纯净水,需要你们帮忙送一下。”

“大婶,一会麻烦你给客人送下货哦。”李世真扭头对超市的另一个同事说。

“你住在哪里呢?”大婶问。

女性客人说了一个地址,那是在小区最深处的一栋楼,由于地方较远,是员工最不愿意去的地方。

“呀,那里很远哦,而且我们要下班了,你看要不我帮你送到楼下,然后你自己拿上去。”那位大婶总是爱偷懒。

女性客人皱了皱眉,明显不太高兴。

“我送吧。”李世真说,每次遇到这种麻烦的事情都是她去解决的,谁让她年轻呢。

“谢谢。”女性客人的目光在李世真的脸上停留片刻,就提着袋子离开了超市。

李世真脱下超市的工作服,换好衣服后,看向时钟,还有五分钟十点。“那我去给客人送货了哦。”

“世真,送完你就直接回家吧,我来锁门就好。”大婶说。

“再见,大婶。”

 

二、

徐伊景搬来这个小区才几天时间,让金作家帮她租下这个套房只是因为离公司很近。毕竟刚从日本回韩国来创业,她需要先熟悉环境。

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徐伊景有些累,回到家,面对装修豪华却毫无生气的房间,她感到了一丝丝孤独。

虽然徐伊景一直都是独来独往,但是在今夜,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城市璀璨的灯火,并没有一束是为她而亮,有一种落寞的情绪席卷了她的心。

门铃声响起,徐伊景透过猫眼,看到了一张朝气蓬勃的脸。

那是超市的那个女孩,马尾高高扎起,露出她精致的五官。

打开门,就听见女孩那充满活力的声音,“打扰了,放这里可以吗?”

女孩换上了一件灰色运动外套,穿着一条已经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脸上、脖子上都有细微的汗粒。她的衣服上有洗衣粉的淡淡清香。

徐伊景忽然不想一个人待在空荡的房间里,于是她对女孩说:“想赚外快吗?”

“什么?”女孩很明显的露出惊讶的表情。

徐伊景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十点十分,她挑了挑眉,“做我的陪酒常务,两小时,五十万。”

女孩睁大了眼睛,徐伊景很自信,从女孩的职业和穿着可以判断,她不会拒绝这个数字。

“你是认真的吗?”

“我从不开玩笑。”

女孩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分钟后,她答应了。

“我可以打个电话吗?”女孩问。

“嗯。”

女孩是在给家人打电话,看来是一个懂事的孩子。

徐伊景趁她打电话之际,打开了一瓶红酒,拿了两个高脚杯,分别倒好酒,其中一杯递给坐在沙发上,像学生一样挺直了背的女孩。

女孩将酒杯摇了摇,好奇的盯着杯子边沿,然后小心的问了句:“这酒很贵吧。”

“嗯。”

“哦。”然后她礼貌性的尝了一口后,就一直握着酒杯,手中的酒也不多喝。

看来是一个很谨慎自律的人,徐伊景忽然觉的这个女孩还不错。

徐伊景没有说话,她并不喜欢谈论自己的私事。她只是需要有一个人坐在她的身边,就够了。

过了有十几分钟,女孩因为紧张或者无聊,已经把杯子摩搓的越来越亮,大概实在是觉的沉闷,她问:“我们要说些什么吗?”

“说说你的事情吧。”

女孩想了想,“我给你讲几个笑话吧。”

女孩打开话匣子之后,明显放松了许多。从挺直脊背坐着,到躺靠在沙发上,从正经说话到手舞足蹈,杯子里的酒也添了好几杯。

当一瓶红酒见底的时候,徐伊景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

“我可以回去了吗?”女孩从脖子到耳朵都已经红透,她脚步虚浮,双眼涣散。她只是在努力保持着清醒。

徐伊景也已头昏目眩,她眯着双眼,她和女孩的距离很近,在徐伊景看到女孩的喉咙吞咽了一下,她闪过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太晚了,你可以留在这里过夜。”

“我姨母会担心的。”女孩的视线却落在徐伊景的嘴唇上,并抿了抿自己的嘴唇。

“就说在朋友家过夜不就好了。”徐伊景故意靠近了女孩的耳朵,放肆的舔了一下。

女孩的身体因紧张而颤抖,却没有要躲开的意思。

然后徐伊景就吻了她,并推推搡搡的来到了卧室,将女孩压在大床上,女孩光滑的肌肤和饱满的胸部很有诱惑力,徐伊景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或者是本能,又或者是模仿着影片里的画面,当听到女孩不可抑制的呻吟时,她莫名感到兴奋。

当然,年轻女孩也毫不示弱,而且善于学习,很快就照猫画虎的还给了她。

徐伊景觉的,这是一种很好的解压方式。

早上,徐伊景第一次睡过了头,清醒过来时发现女孩的手还搭在自己的腰间,毛茸茸的脑袋像只兔子般蹭着自己的肩膀。

徐伊景的头很痛,不仅是酒精引起的生理性头痛。昨晚发生的事情她记得非常清楚,这不是她一个人的责任,这是两厢情愿的化学反应,她不想去考虑这件事为何而起,她担心的是女孩清醒后的反应。

据徐伊景观察,这个女孩也就二十岁左右,那个年龄段的女孩通常对爱情抱有高度的幻想,她无法预测女孩醒来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况且,昨晚也是那个女孩的第一次。

女孩哼哼两声,翻了个身,徐伊景赶紧轻轻的下床,找了件浴袍遮上自己光裸的身体。

室内一片狼藉,衣服丢的到处都是,徐伊景扫视一圈,目光定在了女孩那件已经洗的褪色的内衣上。

心里有些难受,大概是对女孩的心疼。既使她可以不用这么做,徐伊景也决定要对她作出补偿。

当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女孩也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用被子遮挡住了胸部。

女孩见到徐伊景,很羞涩的低下头,不敢与她对视。

徐伊景很满意女孩的反应,没有哭哭啼啼,吵吵闹闹。

徐伊景丢给她一件浴袍,然后去书房写好了支票,再回卧室时,女孩已经把浴袍穿在了身上。

“拿着,这是给你的。”

“哦。”女孩数了数支票上的数字,然后睁着她的大眼睛惊讶的看着徐伊景。

“昨晚是一个意外,但是我会补偿你。这一共是五百五十万,五十万是陪酒的费用,两百万是昨晚陪睡的费用,还有三百万,那个是,是作为你第一次的补偿。”

“我只要五十万,其他的不用的。”女孩一副委屈的样子,要将支票递还给徐伊景。

“我不喜欢亏欠别人,这是你应得的。”徐伊景抱着双臂,她想跟女孩继续做交易。“我有一个提议,如果你愿意的话,每周五的晚上,到我这里来,价格还是两百万。”

大概和从小受到的教育有关,徐伊景喜欢用钱来解决事情。

“你为什么总是要谈钱呢?难道就不能谈其他的?”年轻女孩撇着嘴,眼睛里有几分倔强。

“抱歉,我不喜欢谈其他的,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的提议收回。”

女孩愣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徐伊景脱下浴袍,从衣柜里挑选出今天上班要穿的衣服。她已经迟了,不能再浪费时间。

“我要去公司了,冰箱里有牛奶、鸡蛋、面包和水,你可以自己动手做着吃,离开时记的将门锁好。如果你接受我的提议,我们就下周五见,这笔钱你最好收下,不要跟钱过不去。还有,这样的就不要再穿了,拿着钱去买些新的。”

女孩顺着徐伊景的眼神看了看,然后不安的绞着手指,头低的快要贴在胸口上。见她这副样子,徐伊景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

“我走了。”

在徐伊景换鞋准备离开时,女孩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她的脸因害羞而变成了红色。

“我叫李世真,你呢?”女孩说。

“你就叫我徐代表吧。”

徐伊景走了出去,轻轻的将门关好。然后,调整了一下呼吸。

 

三、

李世真的这个星期是在极度纠结中度过的,关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李世真自己都无法解释,说是酒精的错吧,她以前和朋友喝的大醉,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事,说是一见钟情吧,又很不合理。

还有那个提议,也让李世真很生气,她原本还期望着是一个相识的契机,到最后却变成了奇怪的交易。

到底要不要答应那个烦人的提议呢?李世真想到那晚的刺激感受,羞耻的红了脸。

犹豫归犹豫,在星期三的晚上,李世真就特意去商场买了新的内衣,衣服以及香水,这些也是在她二十一岁的人生中买的最贵的东西。

星期五的晚上,从超市下班后,李世真就背着包走到了徐伊景的楼下,窗户亮着灯,李世真在楼下犹豫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去了那个公寓。

背包里装着干净的换洗衣物、洗漱用品、护肤品和两个新买的情侣款刷牙杯。

李世真上次离开时注意到,徐伊景那里没有备用的洗漱用品,因此她判断徐伊景还是单身,当然,这件事让她开心。

按下门铃,门打开后,李世真看着已经穿着浴袍的徐伊景,忍不住咧开嘴傻笑。

“你来了。”徐伊景很平静,就像是早已预料到李世真会来一样。

“嗯。”李世真拘谨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坐吧。”徐伊景离开,很快回到客厅,手里拿着一张纸。

李世真好奇的看着那张纸,“这是?”

“合同。”

竟然还要签合同?李世真扫了一眼,其他的条款她没怎么注意,只有两条,让她印象深刻:一、不许谈感情,如果乙方对甲方产生了感情,合约终止;

二、不许在合同规定的时间外见面。

也就是说,除了星期五,她们都不可以见面。

李世真指着那一条“不许谈感情,”问: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甲方就不会对乙方产生感情吗?”

甲方是徐伊景,乙方是李世真。

“感情这种事不适合我,很麻烦,我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谈,所以你的假设不可能成立。”徐伊景说话的态度就像在谈一场生意。

李世真想了想,合同上的条款对她来说一点也不吃亏,可是,为什么签上名字的那一刻,会有些失落呢?

就像是期待的事情还未成型就已经破灭的感觉。

可是,在期待什么呢?李世真不明白。

徐伊景收好了合同,“你先去洗澡吧。”

李世真瞬间羞红了脸。

早上醒来的时候,徐伊景已经不在身边,果然是工作狂啊,昨晚折腾到那么晚,竟然还能早起,也不知道这个人身体受不受的了。

李世真翻身而起,床头上放着一张支票,李世真看也没看,就装进了包里。

来到卫生间,看到自己放在洗漱台的情侣杯有用过的痕迹,李世真笑了笑。

打开冰箱,有三明治、慕斯蛋糕和酸奶,看了看日期,是昨天才买的。

原来,这个人其实也是很体贴的嘛。

吃完早餐,李世真将房间打扫了一遍,才离开。

 

四、

徐伊景坐了一个早上,终于将手头上要处理的工作完成了。

今天是星期五,徐伊景想早点回家。因为李世真那孩子这星期上早班,她想她可能会去的早一些。

所以工作狂徐伊景,有时也会在某个星期五的中午提前早退。开车绕了很远的路去某家知名蛋糕店买了刚出的新品蛋糕。那些年轻孩子好像都挺喜欢吃那个牌子的蛋糕。

再绕道到某家商场,看到一件颜色靓丽的羽绒服,心想,就快下雪了,这件衣服的保暖度和颜色应该很适合李世真,而且她上个星期五表现很好,就买下当做是奖励吧。

走进内衣店,给自己买新的内衣时,也顺便给李世真买了两套。

然后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家。

打开门的瞬间,徐伊景闻到了泡菜汤的味道。厨房里,李世真一边扭着屁股一边哼着歌,正在做饭。

专注的李世真并不知道徐伊景已经回来了,徐伊景就默默的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手舞足蹈的可爱模样。

“呀,代表,你吓死我了。”李世真终于发觉背后有人时,吓得身子一弹。

“什么时候来的?”

“下班就来了,你尝尝好吃吗?”李世真舀了一勺汤,吹凉后才送到徐伊景的嘴边。

徐伊景尝了一小口,原以为年轻女孩都不会做菜,没想到李世真是一个例外。

“怎么样?怎么样?”年轻人一脸的期待,等待着表扬。

那就夸一夸她吧。“还不错。”

李世真扭着身子,笑了。

“给你的。”徐伊景将手中的袋子交给了李世真,然后看着她的反应。

李世真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嘴角弯弯的上扬,又略有些羞涩的说:“你不要再给我买这么多东西了。”

“正好做活动,一起买的话会优惠些。”徐伊景久经商场,早就练就了说谎时脸不红心不跳的本事。

“哦。”李世真扭扭捏捏的收下了。

“晚上的时候先试一下,不合适的话你明天自己拿去换。”徐伊景说完后,就发现那孩子可能想歪了,因为她的脸更红了。

吃饭的时候,李世真说到了最近上映的一部电影。那部电影最近很火,男女主很般配,剧情很感人什么的。徐伊景对电影很不感兴趣,对她来说,还是研究报表更有趣。

所以徐伊景假装听不懂李世真想要和她一起去看电影的暗示。

“哎,今天不看的话,明天就下映了。”李世真噘着嘴,拿着筷子一直戳着碗里的米饭。

“那就放你假,你去看吧。”徐伊景见她可怜兮兮的,惹人心疼。

“你,你不去吗?”

“不去。”

“哦,那就算了吧。”

徐伊景叹了口气,“几点的?”

徐伊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答应了陪李世真一起去看电影的要求,只是看到李世真那爽朗的笑容,她也会跟着开心起来。

电影是一部纯爱片,李世真从头到尾感动到稀里哗啦,徐伊景从头到尾都在嫌弃。果然,这种年轻女孩们憧憬的恋爱,是不适合她的。

电影里,当男女主人公终于表白,悠扬甜蜜的背景音乐响起时,李世真的左手悄悄的滑过来,握住了徐伊景的右手。在两人双手握住的那瞬间,徐伊景感到了类似电流穿过全身的酥麻感。

 

五、

今年的这个冬天,李世真一点也不觉的寒冷,反而像是身在春天。

或许这种感觉就是恋爱吧。

过几天就是新年了,李世真想要给徐伊景一份礼物。

但是她不想用徐伊景给她的钱来买礼物,她要自己赚钱给徐伊景准备礼物。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李世真除了在超市上班,还兼职做代驾,起早贪黑,拼命赚钱,每天平均睡觉时间只有五小时。

终于在这个星期五的前一天,赚够了买礼物的钱。礼物是一条金色手链,选择这条手链的主要原因是上面有刻字love more。李世真想趁此机会向徐伊景表达心意。

向老板请了半天假,提前来到了徐伊景家,找到徐伊景放在垫子下面的钥匙,打开了门。

既然是新年了,那家里就要有新年的气氛才对。

拿出气球和丝带,将家里装饰了一番,特意将写着LOVE的气球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刚刚弄好,徐伊景就回来了。

“你回来了。”李世真觉的自己的身份就像是女朋友一样,接过徐伊景手上的包,帮她放好。

徐伊景看起来有些累,不过在她看到屋子里面的装饰时,很明显露出惊讶的表情。

“明天就是新年了嘛。”李世真笑着说。

“最近很忙吗?”徐伊景却盯着她的脸看。

李世真知道自己的模样,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虽然擦了粉,可能也并没有遮住。“还好,”不自觉的打了个哈欠。

“我买了菜。”

“我订了餐厅。”

两个人几乎同时说出口。

李世真咯咯的笑,弯着腰笑,她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可她就是想笑。

跟着徐伊景来到一楼,停车场在负一楼,可是徐伊景忽然神情严肃的停了一下,“你自己走去大门等我。”

“为什么?”

“你问的太多了。”徐伊景说话时的表情很凶,李世真憋屈的走出了大门。

李世真第一次见徐伊景的车,是一辆白色的双人跑车,很新,大概是刚买不久。坐在副驾驶,徐伊景一直扳着脸,看着前方,车内的气氛让李世真觉的压抑,心里就像笼罩上了一层乌云,很郁闷。

刚刚还好好的,忽然就变了脸,李世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徐伊景带着李世真去了位于某栋大厦顶楼的西餐厅,这里环境优雅,窗外就能看到汉江江景。

李世真看了看四周,餐厅里一对对的都是情侣,李世真因为发现了这件事,心情一下子就放晴了。

侍者递上菜单,李世真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这里一道菜的价格可就够她姨母几个月的菜钱了。

几杯红酒下肚,原本就睡眠不足的李世真很快就有些昏昏沉沉了。见徐伊景也不再那么严肃,李世真趁此机会将礼物交给了徐伊景。

小心翼翼的看着徐伊景的反应,“这,这是我用自己打工的钱买的,没,没用你给我的钱。”

徐伊景打开盒子,她笑了,“挺好,世真的眼光不错。”

李世真开心的笑了,站起来,隔着桌子,给徐伊景系在了手腕上。

“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徐伊景说。

李世真掩饰着失落,“不用的。”

吃完饭,李世真回到车上,头很晕,靠着座椅就睡着了。中途被徐伊景的声音吵醒,听见徐伊景一边打电话,一边说什么跟踪,甩掉之类的话。

再次醒来的时候,李世真已经躺在徐伊景的大床上,侧身看着徐伊景的睡容,她睡觉时的表情也很严肃,长长的睫毛搭落着,鼻间规律的呼吸声一下一下的。李世真凑近徐伊景,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看着她。

徐伊景忽然睁开了眼睛,在李世真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翻身而起。

“代表?”李世真喊了一声。

徐伊景却像没听见似的,摇晃着走出了卧室。

原来还没有清醒的第一反应就是亲吻对方的额头,还真是像恋人之间的举动。李世真高兴的将头埋在枕头里笑了一会,然后也下床跟了出去。

徐伊景正在刷牙,李世真走到她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了她,头贴在她的肩膀上。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抱着徐伊景,像恋人般对她撒娇。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本来想第一时间给你新年祝福的,结果睡着了,我真笨。”

“没事。”

“今天还要去上班吗?”

“嗯。”

“代表就不能给自己放假吗?”

“你话很多。”

“哦。”

如果在新年的第一天向她表白的话,会比平常更有意义吧,李世真想到这里,鼓足了勇气,“代表,我,我喜欢你。”

然后,空气就像凝固了一般,很安静,李世真只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好像过了很长的时间,徐伊景才有所回应。

“李世真。”徐伊景将李世真圈在她腰间的手拿开,“你违反合约了。”

徐伊景离开了卫生间,李世真看见自己的眼泪掉在洗手台上,慢慢破碎,就像她的心。

抹掉眼泪,李世真走回客厅,徐伊景将一张支票放在茶几上,“这是昨晚的。”

“我们昨天又没有。。。”

“合约上没有写具体要做什么,你只要在这里过夜,我就会付给你。”徐伊景的语气有些烦躁。

“哈,又是合约,那还真是谢谢了。”李世真强忍着在眼睛里打转的泪水。

“你太累了,我们下次再谈。”徐伊景想要结束谈话。

李世真生气了,她拿起茶几上的支票,撕成几块,然后睁大眼睛瞪着徐伊景。

徐伊景也气红了双眼,她抱紧双臂,“你如果不要钱,那我们的合约就无法再继续下去。”“那就不用再继续了。”李世真抛下这句话,回到了卧室,换好衣服后,就离开了。

在这个新年的第一天,行走在冬日的寒风中,也不觉的丝毫寒冷,因为心比冬天还要冷。

之后的两个星期,李世真都没有去找过徐伊景,只是在工作时,她常常会盯着门口出神,希望那个熟悉的人会走进来,对着自己微笑。

直到某一天的夜班结束,李世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徐伊景的楼下,抬头仰望,在灯火嘹亮的大楼,只有那扇窗户漆黑一片。

第二天,第三天,连续一个多月,那扇窗户都没有再亮过。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李世真的心里滋生蔓延,像一张网,网住了她。

直到真正的春天来临,惶惶不安的李世真终于看见那扇窗户的灯光亮了,她急匆匆的冲上了楼。

按响了门铃,门打开了,一个陌生的女人探出头来,“请问你找谁?”

李世真愣了愣,“请问徐伊景在吗?”

“这里没有这个人,对了,我们是刚搬来的。”

原来,她被抛弃了啊。

春天到了,冬日里发生的那场美梦也是时候清醒了。

李世真辞去了超市的工作。她报名参加了商业课程的培训,并剪短了头发。

 

六、

三年后

日韩金融会长徐伊景坐在一家很有格调的咖啡厅的包间里,她穿着一件黑色大衣,黑色西裤,面部妆容画的柔和精致,黑色的袖口露出一条已经褪色的手链。

她似乎在等人,看上去悠闲的喝着茶。其实,她的内心并没有她表面看到的那么淡定,她甚至有些焦灼不安。

她等待的人是天下金融的李代表,这不是日韩金融和天下金融首次合作,一直负责这个案子的人是赵理事,所以,这是个本该由赵理事出面签约的合作案。

徐伊景亲自过来,是为了见这个李代表。

桌子上放着几份文件,最上面的那份是李代表的资料,姓名和照片,在徐伊景第一眼看到时,她的心里就激起了阵阵涟漪。

李世真,这个在徐伊景的生命中短暂出现过的人,在时间的洗刷下,没有越来越淡,反而在她的记忆里越来越清晰。

徐伊景依然记得那孩子离去时的伤心模样,她那日没有回应她,真正原因并不是她不想恋爱,而是,那几日正好和某集团产生了利益冲突,某集团放下狠话。她不想在那个时候和那孩子确认关系。

等她处理完S集团,身在日本的父亲病重,她不得不返回日本,原以为不需要太长时间,谁知道父亲病情恶化,一待就是半年。

半年后,徐伊景重新回到首尔,李世真早已离开那个超市。徐伊景这才发现,除了那孩子的名字,其他的,她对她一无所知。也派人查过,却犹如大海捞针。

没想到几年后,李世真会以天下金融代表的身份回归到徐伊景的视线,命运终究还是让两人碰面了。

李世真站在门外,看了看手中腕表,据约定时间还剩下五分钟,她调整着呼吸,她很忐忑,她并没有十分把握,坐在里面的人是徐伊景。

也许她早已经把她忘记了。

李世真特意选择了一套玫红色的西装,她第一次见到徐伊景时,徐伊景就穿着那套西服。

徐伊景消失后,李世真离开了那个让她伤心的超市,她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将大量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中。

年初,李世真被天下金融应聘,负责和日韩金融的合作案。

再次见到徐伊景是在人事部的资料里,随后在网上调查了徐伊景的全部资料。明白了徐伊景忽然离开的原因。

于是,用了十二分的努力,一定要拿下的原因就是想引起徐伊景的注意。想让她见到她的努力。

挺起胸膛,李世真推开了门。

“徐会长,你好。”李世真看着徐伊景,她还和三年前一样漂亮,也更有魅力了。

“新发型很适合你。”徐伊景看着李世真,这孩子剪短了头发,比三年前成熟,也更漂亮了。

“徐会长还记得我?”李世真将头发顺在了耳后。

“当然。”徐伊景晃了晃手,故意露出了那根手链。

虽然李世真这两年早已学会控制情绪,但她还是激动的红了脸。“并没有多少钱。”李世真还记得徐伊景喜欢谈钱。

“还在生气吗?”徐伊景笑了笑。

“不敢,”李世真也笑了笑,沉默一会,似乎已经无法可说。“我们谈合约的事吧。”

徐伊景将一份合约递了过来,“我的提议,世真如果觉的可以的话就签字吧。”

李世真接过了合约,看到标题时,她差点打翻了桌子上的茶杯。

上面写着《恋爱合约》。

翻开后只有两句话。

甲方:徐伊景乙方:李世真

签约后甲乙双方恋爱关系成立。

李世真看着合约发呆,大概两分钟后才从喜悦中缓过来,努力让自己笑的不那么夸张。

“如果我拒绝呢?”

“那就下次再签,不过我不觉的你会拒绝。”徐伊景看着李世真的表情,已经胸中有数。

“我可以加上一条吗?”李世真说。

“好。”毫不犹豫的答应。

“合约一旦生效,便不可终止。”李世真在合约上写下这句话,“你同意吗?”

徐伊景挑了挑眉,签上了名字,并交还给李世真。

李世真笑了笑,也签上自己的名字。

 

评论

热度(159)